小漫画大廉政:河北邱县农民反腐倡廉漫画选

发布日期:2019-08-13 11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几十年来,河北邱县的农民漫画家陈玉理和李青艾伉俪扎根农村,深入生活,创作了很多感人的作品。他们不仅自己勤奋创作,还成立了青蛙漫画组,带动身边的乡亲们一起画——画农村、颂新风、讽时弊、扬正气,迄今为止,已积累了几万幅作品。

  “没想到通过这个小小的铅笔头能教育这么多人。”针砭时弊的讽刺效果是漫画的一部分,传递正能量的鼓舞效果更是漫画的一部分。随着中央开展群众路线教育活动、推进廉政文化建设、深入惩防腐败体系建设,邱县的农民漫画家们紧跟号召,再接再厉创作出了《打铁还需自身硬》《苍蝇老虎一起打》等一批主题鲜明的作品。结合漫画作品的廉政文化教育也已在邱县收获了初步成效。

  作为面向社会大众的文化传播者,生活书店自恢复成立以来,亦以肩负社会责任、推出契合时代精神的主题作品为己任。近期主动向青蛙漫画组约稿,出版了这本反腐倡廉漫画作品集,立意让这面弘扬正能量的“镜子”进一步发挥积极作用——“照镜子、正衣冠”,让更多的党员干部可以以此为鉴,进而促动全社会范围内的公平正义,鼓舞人民齐心协力共同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之梦。

  河北邱县是全国闻名的漫画之乡。作者们紧跟时事,创作出“打铁还需自身硬”、“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”、“老虎苍蝇一起打”、“照镜子、正衣冠、洗洗澡、治治病”等主题作品。《人民日报》、中央电视台曾多次报道。

  漫画还引起中纪委王岐山书记的高度重视,并两次批示。中纪委宣教室专门到邱县进行了专题调研,拍摄了专题片,“邱县廉政漫画展”作为专栏正式登录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。

  这些廉政漫画,对于促进党的廉政勤政文化建设,从基层人民群众的层面发挥了积极的监督和评价作用。三联书店、生活书店从上千幅漫画作品中精选200多幅佳作出版,将从出版领域面向全社会对这一成果进行广泛传播。

  本书内容新颖,通俗易懂,以独具特色的民间漫画画廉、颂廉,针砭时弊,接地气,有效增强了廉政文化的感召力与渗透力。

  本书是中国农民呼声的直接呈现,是加强反腐倡廉教育和廉政勤政文化建设的一面镜鉴,是党的群众路线的具体体现,适合作为各级党政干部、公务员、党员的廉政文化教育案头读本。

  河北邱县青蛙漫画是全国独具特色的农民漫画艺术,时刻关注社会发展,是弘扬社会新风的优秀代表。邱县青蛙漫画组成立于1983年,在创始人陈玉理和李青艾夫妇的带领下,目前,已发展成为蜚声海内外的农民漫画组织,现拥有会员3000余名,发表作品上万幅,获奖700余件,展览2000多场次。

  青蛙漫画被中国美术家协会漫画艺委会推崇为中国漫画品牌,受到著名漫画家华君武、方成、英韬、徐鹏飞等大家的高度赞扬,邱县连续三次被命名为“中国民间特色艺术之乡”

  陈跛子,原名陈玉理,男,1934年生。邱县青蛙漫画组创始人,组长,辅导老师。1962年天津美院毕业,研究馆员;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。上世纪五十年代起,在各大报刊发表漫画。先后有8件作品参加全国第六、七、八、九届美展,另有不少作品参加国内外漫画大展、大赛,并获奖。代表作有:《大丰收》《走正道上去的干部》《老黄牛》,长篇连环漫画《李六》等。

  李青艾,女,1939年生,1961年河北美术学院毕业,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,研究馆员。1983年与陈跛子共同创办青蛙漫画组,任副组长、辅导老师。自五十年代起漫画作品散见于各地报刊。作品《买肉》《农村新春》《好花人人爱》《听觉触电》等参加全国第六、八届美展,“华通杯”93漫画展,“关爱女孩漫画展”等全国漫画大展。作品《这花也得治虫》获全国廉政漫画大赛金奖,《荒漠新影》获《讽刺与幽默》1995年度优秀作品奖。

  CCTV、人民网、新华网、光明网、优酷网、新浪网、网易新闻、搜狐评论、中国网新闻中心、和讯网、国际在线、文汇网、长城网、京报网、河北新闻网、太原新闻网、西安新闻网、四川在线、中国青年网、南都网、侨报网、广州视窗、龙虎网、世界军事网、大公网、大旗网等国内上百家知名网站报道

  Youtube、《纽约时报》《华尔街日报》等海外媒体报道或转载相关新闻事件

  据媒体公开报道,王岐山对邱县廉政漫画作出批示,第一次是在8月11日,批示称:“(中纪委)宣教室可派员去看看,对可否大范围运用提出意见。”8月20日,王岐山再次批示:“可否在即将开通的中纪委网站上设廉政文化板块,邱县的漫画形式亦可办成‘网展’,这样看的人多,成本低且能互动。”

  河北新闻网2014-02-19《邱县青蛙漫画“闪亮”河北农民书画展获艾文礼称赞》

  早就听方成先生说,河北有个邱县,邱县有个陈跛子,大名陈玉理。陈跛子夫妇创建了一个农民“青蛙漫画组”,办得有声有色。可惜我不曾有缘结识。从那时到现在,这只“青蛙”已经三十多岁了。

  青蛙是吃害虫的。“青蛙漫画组”也是吃害虫的,不过它吃的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害虫,而是那些败坏风气、欺压民众的“害虫”。和人民政府,按其宗旨,应当“完全是为着人民的,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”。但是,随着取得了政权,从一个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,掌握了权力,就开始有不少“害虫”寄生在权力的肌体上,生长、繁衍。尤其是近二十年,其繁衍的速度令人惊愕,从上到下,毒虫频现,在有些部门,有些地方,甚至虫害成灾。他们有的贪婪,有的凶狠,有的怠惰,有的奢靡,并且呼朋引类,拉帮结派。“青蛙漫画组”就是农民自己成立、以漫画为武器、揭示并啄食他们看到的各种虫害的。据说,颇见成效。

  他们奋力啄食的那些“害虫”,记录在这本画册中:扶贫资金、支农资金到不了农民手中,被那些手长如八爪鱼的害虫分而食之;乡里村里一本本糊涂账,使财务真个成了“财雾”;说是替百姓办事的“有关部门”,临到有事,无处寻觅,农民叫天不应,叫地不灵;为人民服务的领导干部,全身最发达的器官,只剩下一张大嘴,除了说些空话大话废话,几乎丧失了其他任何功能;有了问题,出了事故,想方设法对百姓“封口”,生怕揭露出来丢了那顶乌纱;说是要广泛听取群众意见,但意见箱上悬着高压线,怕“触电”的百姓,敬鬼神而远之;一茬一茬干部走马灯似的换,工作只图好看,不求实效,张书记来刷片绿,王书记来刷遍黄,李书记来了又改成橙色,赤橙黄绿青蓝紫,随着一任任书记升迁而去,农村旧貌依然。三十多年间,“青蛙”们创作了几万幅漫画。这本集子收录的只是很少一部分,但已可以见到他们兴利除害的辛勤。

  漫画,有人以为是上个世纪从西洋或东洋输入的,有人则为它找到了本土的历史。我想,中国的“诗教”,讲“上以风化下,下以风刺上”。作为文艺一种形式的绘画,本来也具有教育与批判的双重功能。以夸张的笔墨批判现实的画作,古已有之,但这些作品在王权至上的社会,往往难于留存。明代留下文字记载的《三驼图》,画作已亡,但从“张驼提盒去探亲,李驼遇见问缘因,赵驼拍手呵呵笑,世上原来无直人”的题画诗看,无疑是一幅世相讽刺的漫画。虽然上个世纪从外面引入了“漫画”、“讽刺画”、“幽默画”、“寓意画”等各种名目与形式,曾带来了中国漫画的几度繁荣,但“刺政”,始终是中国漫画最鲜明的特色,国外更为发达的幽默画,在中国却不曾得到充分的发展。幽默需要闲适,中国人的生活一直过于沉重和艰难。

  中国自古就有许多提倡虚怀纳谏的嘉言:“有谔谔争臣者,其国昌;有默默谀臣者,其国亡”;“兴国之君乐闻其过,荒乱之主乐闻其誉”。中国历史上,也确实出现过许多为民请命、直言强谏的人物。鲁迅把他们列入“中国的脊梁”。但是,人情好谀,喜欢听好话、听赞扬,也是很难根治的痼疾。尤其是掌握了一定权力的人,总觉得讲问题、讲错误、讲缺点,否定了他的成绩,坍了他的面子,挡了他升迁之路,是同他过不去。于是,周围便能聚集了一群阿谀谗佞之辈。此辈又何尝对他忠心耿耿?只不

  过借用他的权势为自己谋利罢了。真话听不到,阿谀一大堆,权势者在这样的“包围”之中,在一片赞扬声里,终于走上了败亡之路。这两年一个个倒台的污吏,未倒之时,哪一个周围不曾颂声一片?所以,在一个权力没有强力的约束、权力不在阳光下运行的集权体制下,批评比颂扬更为紧要。

  “青蛙”在开始活动的时期,也曾遇到被批评者阻挠。他们能够不被扼杀,而且“蛙族”愈来愈兴旺,我想一则因为他们的坚持,二则得到了民众的欢迎,三则邱县主事者明智。他们大概已经明白,封杀一切批评,是软弱的表现,其后果是“害虫”们愈益张狂,矛盾愈加激化,可以化解的问题,终于会酿成大祸。

  我不想夸大“青蛙”的作用。漫画以及各种批评的武器,并不能代替解决问题的实际工作。权力的懈怠或滥用,最终要靠公开、公正、有效的权力运行来解决。这,当然已不是“青蛙”们能够承担的职责了。